眼看到了双夏时节,化肥、农药的销售旺季已经来临,随着秧苗生长,大多数农作物都需要除虫除草。许多农户使用农药后,将不能循环使用的包装物随意扔在田间地头,少数环保意识强的农户虽收集起这些瓶子袋子,最终仍将其与普通垃圾一样处理。而另一方面,虽有企业主动承担起回收废弃物的社会责任,但由于焚烧费用昂贵,不得不发出谁来集中销毁农药包装物的呼吁。

农药包装物被随意丢弃

稍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农药包装物不可避免地残留了一定毒性。这些包装物的去向主要有两类:一是较大体积的桶,许多农民带回家洗一洗用来装杂物;二是小瓶子小袋子,大多数农民使用后就直接将它们扔在田边。“每次过了除虫除草的时节,田间地头、田埂上、沟渠旁都会有包装农药用的小袋子、小瓶子,数量还不小。”鄞州禾丰农资连锁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国丰告诉笔者。

虽说现在许多农药的包装袋不到一巴掌大,但它们的数量不少。以鄞州区古林镇为例,该镇一年至少产生100多万只大小不等的农药包装物,除去农户自行回收循环使用的三分之一外,还有60多万只废弃的包装物,可见全市废弃农药包装物的数量有多大。

废弃包装物内残留的农药,在酷热的夏季容易自然挥发或经雨水冲刷渗入地下,造成水质和土壤污染,给环境安全带来隐患。而且,这些含高分子树脂的塑料包装袋在自然环境下不易降解,可残留200年至700年,给土壤环境造成严重化学污染,极大地影响农作物的生长。废弃的装农药玻璃瓶破碎后,随时都有可能划伤下地劳作的农民。

企业义务回收却无力销毁

数量庞大的废弃农药包装物到底该如何处理?《农药管理条例》、《浙江省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条例》都有宏观的规定,但具体的实施细则却无从着手。

作为出售农药的企业,禾丰农资公司决定义务投放100个回收桶,放在鄞州区姜山、云龙、洞桥、古林一带的种田大户田头,近日,这些回收桶已陆续到位,尽管如此,该公司总经理赵国丰依然感到很无奈:“我们已经咨询过有关单位,发现销毁这些包装物需要事先经过专业的化学处理,再进行集中销毁,费用每吨高达数万元,这对我们企业来说很难承受。”

外地经验值得借鉴

眼看农作物用药的时间日益临近,有识之士开始呼吁政府应该尽快制订实施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制度,在农村设立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站,以便进行资源的再利用或者集中销毁。政府可在回收废弃农药包装物时给予一定的政策扶持,通过补贴等措施,鼓励农民将废弃农药包装物上交农药生产厂家或者各地农资经营公司,以折抵一定的农药用品。

此外,外地的一些做法也有一定借鉴意义。上海市制定施行《上海市农药经营使用管理规定》,要求农药经营单位建立剧毒、高毒农药使用后的容器、包装物回收登记制度,并对盛装其他农药的容器和包装物实行有偿回收和集中处置制度。黑龙江伊春市对农药包装物实行源头管理,按每公顷50元向务农职工收取环境保证金,对他们使用的农药包装物数量进行详细登记,并统一回收包装物由林业局进行无公害化处理。

相关文章